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8 初到敬老院那几天二癞子像小学生入学一样很是兴奋也很规矩。因为每天都有县上的领导看望,还有各类文艺团体送戏下乡或是有义工学生来陪老人理发唠嗑帮搞卫生。过了一段时间敬老院慢慢安静了下来后二癞子就没了新鲜感。虽然敬老院的伙食还不错衣服有人洗卫生也有人搞,可每天早上起床就是晒太阳生活单调枯燥二癞子就有点坐不住了。终于有天下午二癞子以回老家看看为由给院长写下假条溜出了敬老院。在村里呆了没几天二癞子又来到了县城。从此他每周都只在敬老院待不过两天就又出去瞎逛了。开始院长还说几句到后来看他不务正业,加上老是去骚扰院里那个年轻时有几分姿色的老寡妇被其他老头追得满院子跑。他不在院里大伙安定院长也就随他去了。有时我回老家看望父母也能看到他在村里活动的身影。也不知从哪天开始思想活络的二癞子还学会了一门赚钱的营生。听说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便拄根拐杖提个破旧蛇皮袋来到县里最繁华的夜宵一条街,说上几句恭喜的话挨桌讨钱运气好一晚上能要到几十百把块钱有时候还能接包把香烟一些零食。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